股市下跌38%,货币贬值37%:阿根廷发生了什么?

昨日,8月13日,阿根廷金融市场遭遇股债汇同时暴跌,主要股指Merval指数盘中一度下跌超过38%,创史上最大单日跌幅;货币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狂贬将近37%,刷新历史纪录低点;五年期主权债信用违约掉期一天内飙涨938个基点。

那么阿根廷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现总统大选失利

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与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参加总统大选初选,根据初选结果,费尔南德斯的得票率超过47%,比马克里领先近15%,马克里已经承认在初选中失利。

正式大选将于10月27日举行,如果一位候选人的得票率超过45%或者在40%以上且比第二名高出10%,即当选下届总统。初选结果显示马克里连任基本已不可能。

金融市场用脚投票,表示对未来极有可能当选新总统的费尔南德斯经济政策的悲观预期。

二、双方的经济政策差异

费尔南德斯提倡宽松政策,提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等。市场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廷的政府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进而危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阿根廷的经济援助。该国可能会考虑回归货币和资本管制等政策。

现任总统马克里于2015年上任,奉行自由市场政策发展经济,提高透明度和开放市场。但阿根廷过去几年也一直没有能够走出经济危机,货币持续贬值、失业率超过10%、通货膨胀甚至超过55%。2018年,阿根廷刚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570亿美元贷款协议。

市场暴跌表示,阿根廷国内外投资者都对初选结果感到失望,持续恶化的市场情绪和由此带来的金融状况收紧,可能在未来继续影响阿根廷脆弱的经济。投资者担心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府回归,将扭转马克里任下亲市场、亲商业的政策倾向,由此导致周一开盘的金融市场崩盘。

这样的市场暴跌在阿根廷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刚刚过去的2018年阿根廷就有过类似的股债汇三杀行情。究其根源还在于阿根廷经济的脆弱,外债居高不下,而外汇储备少之又少。昨天的市场危机,阿根廷政府的救市举措竟然只能拿出来0.5亿美元。

(阿根廷比索在2018年已经大幅贬值过)

三、阿根廷脆弱的经济

阿根廷国内通货膨胀严重,2018年平均通胀率高达25%。从2013年来,阿根廷外债余额快速增长,已经超过外汇储备。较高的外债水平引发国际投资者对阿根廷政府主权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加速了资本外流,从而进入“资金加速流出—本币贬值”的恶性循环。

2010年上台的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实施的高福利政策,导致阿根廷出现经常账户和财政账户双赤字,一直持续到2015年马克里继任。

阿根廷经济长期处于高通胀、贸易逆差扩大、工业水平落后的局面。过高的负债率,没有外汇管制、贸易上依赖农产品出口是危机的根本原因。

从阿根廷的出口商品结构中可以看出,食品饮料、农产品,占到了出口总量的一半。而去年以来阿根廷重要产粮区的自然灾害,又使得其经济雪上加霜。

阿根廷资本项目基本开放,经常项目的长期逆差,叠加外汇储备贫乏和高额外债,使得阿根廷国际收支非常脆弱,有限的外汇储备无法偿还到期债务,金融市场非常脆弱。

四、唯一一个从发达国家倒退回发展中国家的国家

2017年阿根廷GDP为6376亿美元,2018年由于货币贬值GDP只有5195亿美元,排在世界第21位。

谁能想到这个国家曾经资源丰富、经济繁荣、经济总量世界第8;一百多年前,人均收入就已经超过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强国法国;在整个南半球,它是数一数二的强国。

阿根廷位于南美洲南部,在南美国土面积仅次于巴西。矿产资源丰富,适合农业和畜牧业发展,曾被称为“世界的粮仓和肉库”。最早的欧洲人移民美洲,除了去美国,其次就是阿根廷了。

阿根廷1816年就通过起义,摆脱了西班牙人的控制,在南美其他国家之前实现了独立建国。在其他南美国家还在被殖民的时候,阿根廷就已经实现了独立自主,还向英国大量出口本国的矿产和农产品,国民生活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但一个国家只依靠农业和矿产资源出口是绝对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的。阿根廷就非常可惜地错过了发展工业的时机。主要原因是是20世纪上半叶,阿根廷国内政局不稳,军事政变频发,耽误了阿根廷的工业建设。

1946年上台的贝隆总统更是直接把阿根廷拉入了深渊。贝隆对阿根廷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杀鸡取卵般地打压企业主,建立工会组织,把阿根廷变成了高福利国家。

贝隆还没收了英美在阿根廷的大部分资产,将其收归国有;拒绝偿还阿根廷曾经欠下的外债;对国内的资本家征收重税来给工人发放高福利;进行闭关锁国,制造贸易壁垒,征收高额关税。

这些做法短期内为他赢得了选票支持,但从长远来看,给阿根廷经济带来了致命的伤害。贝隆的改革使得阿根廷出口大幅下滑,国民收入严重缩水,但为了维持高福利政策,贝隆用了更坏的方法,就是大量印钞,使得阿根廷开启了严重通货膨胀的时代。

之后贝隆虽然下台,但历任政府也都延续了其高福利、高关税的政策,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发展停滞。

五、南美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

在经济学理论里,南美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是非常有名的。南美国家普遍资源丰富,土地、气候条件较好,也很早就在收入上领先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但南美国家却无法跨越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特征,包括经济增长停滞、民主乱象、贫富分化、腐败多发、过度城市化、社会公共服务短缺、就业困难、社会动荡、信仰缺失、金融体系脆弱等。

进入这个时期,经济快速发展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经济增长容易出现大幅波动或陷入停滞。

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是:

一、错失发展模式转换时机。以阿根廷为例,在工业化初期实施进口替代战略后,未能及时转换发展模式,而是继续推进耐用消费品和资本品的进口替代。

二、难以克服技术创新瓶颈。在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低成本优势逐步丧失,但在中高端市场则由于研发能力和人力资本条件制约,又难以与高收入国家抗衡。在这种环境中,很容易失去增长动力而导致经济增长停滞。

三、社会动荡。拉美国家在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由于收入差距迅速扩大导致中低收入居民消费严重不足。贫富悬殊,社会严重分化,引发激烈的社会动荡,甚至政权更迭,对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影响。

四、宏观经济管理能力受限。从拉美国家看,受西方政体影响,政府作用被削弱,宏观经济管理手段缺乏,政策没有稳定性,政府债台高筑,通货膨胀和国际收支不平衡等顽疾难以消除,经济危机频发造成经济大幅波动。阿根廷在1963~2008年的45年间出现了16年负增长。

南美国家的普遍问题都是工业体系没有建立起来,邻近美国,大都建立了类似美国的多党制政体,政府为了选票支持,只能维持高福利政策。

从而国家未富而提前陷入沉重的福利负担之中,外汇储备较少,金融市场受国际资本流动影响较大。一有风吹草动,金融市场很容易出现大幅动荡,甚至昨天阿根廷这种股市债市汇市三杀都经常出现。

薄弱的南美经济为中国提供了难得的比较样本,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要避免南美国家的问题,走出自己的道路。

---------------------

上林院:杨飞,经济学博士,高校教师,关注财经事件与产业经济发展。一家之言,井底观天。公众号:“上林院”。